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绿母交流会】(01-07)【作者:王文忠】
【绿母交流会】(01-07)【作者:王文忠】
字数:1606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楔子:

  XX年X月X日,在某一个平行世界里,一名叫王文忠的报社记者,举办了一场特殊的私人交流会。

  这次交流会,由神秘莫测的地下组织「绿母联盟」赞助。其提供交流会所需的费用、场地、道具,甚至观众……

  交流会举行的地点,在当地一家小礼堂里。小礼堂「堂如其名」,面积不大,有一个舞台,加上一个剧组后台,还有几十个观众席。

  舞台上,满满当当可以摆下一些沙发、座椅;后台里,设备齐全,而且还有些拍电影用的道具;人员上,王文忠为主持人,几位工作人员,负责灯光摄影。
  除此之外,一共邀请了十位嘉宾,全部都是母子俩。

  以下是嘉宾名单:高原、黄淑珍母子俩,《豪乳荡妇》原型人物小伟、戴桂琴母子俩,《我家的女人》原型人物阿豪、冯慧芳母子俩,《可怜的妈妈》原型人物天夫、陈美凤母子俩,《美妻淫妓》原型人物匿名、王淑芬母子俩,《妈妈的性奴史》原型人物

  正文:

  (本故事由王文忠口述,第一视角写成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)

  「各位观众朋友们,晚上好!我叫王文忠,今年35岁,X大学中文系硕士毕业,现在是一名小记者,呵呵……今天,我很高兴能来到这里,站在这个舞台上,面对大家……作为本场交流会的主持人,我希望大家能少点批评,多点包容,记得时时刻刻鼓掌啊,谢谢啦!!」

  一上台,我便先客客气气地和场下的观众朋友们打招呼,讲着几个不痛不痒的开场笑话,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。但场下反应实在一般般,掌声稀稀疏疏不说,有几位观众,甚至还在高声打电话呢!

  也难怪,今天来参加交流会的观众们,没有一个是「绿母联盟」里的高级会员,而是他们从低端客户中,随机选出来的志愿者。这帮人,清一色的均为男性,年龄30岁—60岁不等,简直鱼龙混杂,各行各业的人都有,什么出租车司机啊、泥瓦匠啊、门卫老头啊、农民工啊、厨师啊、送外卖的啊,总之这帮观众里,就没几个素质高、有文化的……不过,作为一名主持人,这次又是自己第一场交流会,无论场地下观众如何,我都不会介意,尽自己最大努力即可。

             (第一幕)嘉宾出场

  「好!废话不多说,各位观众朋友们,下面有请第一对嘉宾:小伟、戴桂琴母子俩!」

  「喔喔……喔喔……大乳牛来喽~ 喔喔」

  观众们知道,这是《我家的女人》里那对母子,大家都读过这篇神作,尤其对作为母亲的戴桂琴,她胸前那两只充满着白花花奶汁的大乳房,印象极为深刻。
  儿子小伟和妈妈戴桂琴,俩人坐在我右手边沙发上,正面朝底下观众们。
  我带着笑脸,先和小伟握了握手,寒暄几句:「怎么样?小伟,第一次上台紧张吗?」

  「嗯,有一点点,底下人还挺多。」

  小伟很老实地回答我。

  「那……那妈妈呢?感觉如何?」

  我转过头,又问了问妈妈戴桂琴。

  妈妈戴桂琴莞尔一笑,声音低低地说:「还好,不紧张。」

 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妈妈戴桂琴本人,毫不夸张地说,她胸前那一对晃晃荡荡的大肉弹,至少得有36H之巨的吓人尺寸。我从未在现实生活中见过如此硕大的乳房,不忍在提问时偷瞄了几眼,妈妈戴桂琴发觉我在看她,不禁害羞地提了提胸口的衣领。她这一自我保护的举动,被台下某位观众迅速瞧见,那人竟然高喊了一句:「戴桂琴,做一套广播体操给大伙瞅瞅!哈哈!」

  其他观众听那人这么一喊,有的很快反应过来:想当年,同样是在舞台上,妈妈戴桂琴阴唇上挂着秤砣、肉屄里插着塑料阴茎,做裸体广播体操给一群农民工看,最后妈妈戴桂琴还在舞台上被人用尽各种姿势、体位轮奸。

  观众们发出一阵阵哄笑,有几个还激动地起立,对妈妈戴桂琴吹着口哨;小伟见状,吓得眼巴巴地看着我,但他脸上明显又有一丝兴奋之情……我笑了笑,摆摆手示意观众安静下来,然后跟小伟说:「别担心,小伟,我们慢慢进入状态。」
             (第二幕)嘉宾出场

  接下来,音乐声响起,该第二对嘉宾母子出场了:观众们探头向门口望去,不一会儿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儿。男孩儿手中握着一根皮绳,皮绳的另一头牵着一个少妇模样的女人,女人看起来四十岁不到,长得体态丰腴、肤白肉嫩,发型拾掇的也挺华丽。但女人嘴上戴着口球,脖子上套着项圈,正跟在男孩儿后面吃力地四肢爬行,像一只肥白的母狗。

  「各位观众,容我介绍一下:」

  我站起身,指着男孩儿和那女人说道,「这位是高原,是一名高中生;后面那位是他妈妈,叫黄淑珍;各位都读过《豪乳荡妇》吧?非常棒的一部小说哦…
  …现在,有请大家热烈鼓掌,欢迎他们两位做客本交流会!「

  来到舞台上后,高原先对着观众们鞠了个躬,非常有礼貌;接着向我打招呼,「主持人叔叔好」;然后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礼物盒,送给我……一系列做完后,高原才找了个位置坐下,而他妈妈则一直像母狗一样,四肢趴在地上,时不时地还摇几下大屁股。

  与小说中描写的一样,高原的妈妈黄淑珍,有「36E罩杯的大乳房,24的腰围,35的臀围,穿衣打扮十分暴露,一对淫乳简直要跳出来;娇嗲的说话声、那搔首弄姿的模样,无不诱引着每个男人」跃跃欲试「,是那种看了会让男人想强奸的女人。」今天来参加交流会,妈妈黄淑珍却打扮得像一个妓女,她上身穿一件紧身衣,两颗乳头清晰地挺立着,下身穿一件超短裙,裙摆刚到大腿根,妈妈黄淑珍只要一弯腰,任何人都能看见她的大屁股。

  「各位观众,也许你们还不知道,就在两小时前,高原和他妈妈才下的飞机,国际航班啊……他们此次临时回国,就是专程来参加咱们这个交流会的!请大家再次致以热烈的掌声,表示感谢!」

  几星期前,我才成功联系上高原,在电话里说明来意后,他刚开始是拒绝的,倒不是对本次交流会没兴趣,而是他们母子俩实在抽不出空……

  高原在电话里跟我解释:自打半年前,他就已经和他妈妈黄淑珍定居日本。
  他们母子俩住在东京,平时很繁忙,尤其是他妈妈黄淑珍。每天上午,他妈妈都要去一家SM俱乐部,和俱乐部里的男客人们玩SM;上午短短几个小时,他妈妈就要被至少30个男人虐待轮奸;男人们还在他妈妈身上使用各种SM器具,直到弄得她满身伤痕、昏死过去,才肯放他妈妈走人。每天下午,他妈妈要去色情电影公司拍片;高原和色情电影公司签了协议,每个星期,他妈妈都必须出一部新片,否则违约金高的吓人;而且色情电影公司的老板,有个张扬跋扈的独生子,和高原是好朋友,常常带他出去各种吃喝玩乐;因此为了报答这个好朋友,高原除了让自己妈妈去拍色情电影外,还把他妈妈租借给老板儿子做性奴隶。到了周末,他妈妈还得去旧奸夫阿B的别墅里,给阿B那几个朋友淫玩,当他们的性奴母狗兼乳牛……

  其实高原说得这些事,我在小说《豪乳荡妇》里都已经看过,但真没想到,妈妈黄淑珍竟如此「公务繁忙」。我再次向他们母子俩表示感谢,并当即示意台上工作人员,抓紧时间,赶紧安排下一对嘉宾母子出场。

             (第三幕)嘉宾出场

  「下面有请第三对嘉宾:阿豪、冯慧芳母子俩!」

  《可怜的妈妈》这部小说,是我最爱的一部绿母小说,常常翻阅至深夜,读了又读,仍旧爱不释手。成为报社记者后,我还常常模仿其作者的文笔写文章,效果还算不错。当然,《可怜的妈妈》最吸引人的地方,还是这部小说的故事剧情,跌宕起伏、处处有惊喜,又不失现实生活中真实的一面,不愧为绿母小说中的标杆式作品。

  果然,《可怜的妈妈》人气很高,台下的观众同好者很多,当阿豪和他妈妈冯慧芳走上台时,许多观众都主动报以热烈地掌声,完全不需要我提醒,也没有人吹起下流的口哨……

  我照例,先站起身,和阿豪握握手,寒暄几下:「阿豪,初次见面,你好啊!欢迎你们母子俩来参加本次交流会。」

  阿豪很淡定,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,给人看起来很稳重、又有点冷漠;他微笑着和我说了一句「你好」,便不再多言,自己找座位坐下了;他妈妈冯慧芳,腼腆地站在旁边,也跟我说了一句「你好」,眼神却不敢与我直视;这个充满传奇的女人,说话声音十分温柔,让我感到骨头上一阵酥软。

  今天,也许是为了参加交流会,妈妈冯慧芳特地打扮了一番:她描了眉毛,涂了口红,脸上也拍了一点脂粉,栗黄色的卷发高高盘起,扎在脑后,露出了那雪白光滑的粉颈。从我的角度看去,妈妈冯慧芳的脸部轮廓,显得十分年轻,瞧上去只有30岁左右。

  同时,妈妈冯慧芳的着装也挺讲究:她身穿一套褐红色的薄纱叉开长裙,上衣披了件西装小外套,腿上是黑色的真丝连裤袜加上一双细跟尖头的露趾高跟鞋,娇小可爱的脚趾上还涂上了红色的指甲油,整个人显得既成熟性感又不失高贵典雅。

  读小说《可怜的妈妈》时,我就隐隐觉得,这位冯慧芳女士,虽然性经历十分丰富、操过她的男人不计其数,但自始至终,冯慧芳女士的性情和本质,都没有太大变化。作为阿豪的母亲,妈妈冯慧芳尽职尽责,视自己的儿子为命根子,常常为了阿豪牺牲色相,各种委曲求全;作为一个良家妇女,妈妈冯慧芳性格温柔驯良,不懂得保护自己,有时候甚至过于软弱无能,而这,也正是她成为众多好色之徒的胯下玩物的根本原因吧……

  好了,废话不多说,回到舞台上。

             (第四幕)嘉宾出场

  安排好阿豪、冯慧芳母子俩就坐,我瞧他俩都不是外向健谈的人,尤其是妈妈冯慧芳,竟然还有些羞涩,说话语气轻声轻语……我暂时不与这对母子俩交流,顺势开始介绍下一对嘉宾母子入场。

  这时候,出现了一个小插曲:后台工作人员疏忽了,他们不小心安排了两对嘉宾母子同时登台。

  我拿着话筒,正准备念台词,可看到两男两女正并排走向舞台,我赶紧改口:「各位观众,下面有请……哦不,欢迎天夫、陈美凤母子俩,匿名先生、王淑芬母子俩,同时登台!热烈欢迎!」《美妻淫妓》、《妈妈的性奴史》观众们很配合,立刻掌声雷动;妈妈陈美凤也很大方,她笑呵呵地与观众们挥手致意;而王淑芬母子俩,则跟在后面,头也不抬地默默走着。

  四位就坐后,我首先问了王淑芬的儿子,那位匿名的男士:「先生,你好!我是主持人王文忠,首先想问一下,你为什么会选择匿名?我想场下的许多观众,也与我有着相同的问题。」

  「嗯,主持人你好!我之所以选择匿名,其实是有难言之隐,实在不方便透露真实姓名,否则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我想,此次交流会,咱们还是不要提及这个吧……你看呢?」

  「好的。」

  接着,那位男士顿了顿,又说道,「当然,为了方便主持人称呼,你可以叫我王先生。今天,我就随我妈妈姓氏吧。」

  我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  随后我从座位上起身,向观众们正式介绍:天夫、陈美凤母子俩,是著名小说《美妻淫妓》的原型人物;而王先生、王淑芬母子俩,则是《妈妈的性奴史》里面的原型人物。这两部小说虽然有些年头了,可喜爱绿母文学的观众朋友们,但凡资深一点,就必定拜读过这两部大作。

  今日,王先生、王淑芬母子俩,着装相当正式:王先生穿一身西服西裤,皮鞋擦得锃亮,一副青年企业家的派头。他妈妈王淑芬,则穿一袭黑色亮片礼服,腿上裹着黑色丝袜,脚上一双品牌尖头高跟鞋。

  我特地观察了一下妈妈王淑芬的臀部,因为在小说中,她臀缝间那一朵娇嫩艳丽的「菊花」,饱受各色人士的摧残。无论被拐卖到农村里,还是后来回到城市中,妈妈王淑芬的肛门都逃不过被人肆意调教、玩弄的命运。

  我定睛看了好几眼,果然发现妈妈王淑芬包裹在黑色丝袜里的大屁股有些骚动的异样,我暂时按下心中疑惑,准备之后采访时再让王先生揭开谜底。

  另一边,与王淑芬母子俩的西服、礼服相比,天夫和他妈妈陈美凤则穿得有些随意,两对母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当然,这也与他们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有关,众所周知,天夫只是一个普通职员,妈妈陈美凤过去在乡村教书。

  今天,天夫像平日里一样,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,脚上是一双运动鞋。妈妈陈美凤略微打扮了一下,上身穿一件绿色的针织衫,下面穿一条碎花裙子,腿上裹着肉色连裤袜。

             (第五幕)问答环节

  这五对母子陆陆续续上台后,分别和场下的观众们打过招呼,他们一字排开的在我身边就坐,此次交流会正式开始了。

  首先,我们进入的是问答环节。我精心准备了问题若干,全部写在手中的小卡片上,待会儿一条条地过。本环节的最后,还安排了观众们自行提问。

  问答环节没有固定的顺序,因为我问得每一个问题,这五对母子俩都必须作答,尤其是五位母亲。

  我坐在舞台中央的皮沙发上,拿起话筒:「第一个问题:请问五位儿子,是否都和自己母亲发生过性关系?如果是,第一次是何时?在什么样的情况下?」
  《我家的女人》小伟:「我第一次和我妈做爱,是高中的时候。当时我配合几个小混混用迷药把我妈迷倒,他们爽完第一遍之后,让我也肏了我妈一回。」
  《可怜的妈妈》阿豪:「我第一次肏我妈妈,好像也是高中的时候。那次是在乡下的合租房里,我发现我妈妈被几个农民工轮奸,后来应该算是我妈妈主动,她为了让我保守秘密,主动跪下来给我吹喇叭」

  《豪乳荡妇》高原:「嘿嘿,我都不记得了……像我妈妈这样的淫贱母狗,天天被我肏屄,我肯定记不得第一次什么时候啦!」

  《妈妈的性奴史》王先生:「我第一次操我妈妈是在那个偏远农村,当时我妈妈被人下了烈性春药,我为了给她的骚逼止痒,就趁机上了她。」

  《美妻淫妓》天夫:「不好意思各位,我还没和我母亲发生过性关系呢,呵呵。」

  天夫回答完毕,另外四对母子均感到十分吃惊,他们纷纷望向天夫、陈美凤母子俩。大家都很意外,像妈妈陈美凤这样千人骑、万人操的老破鞋,为何至今都没让自己儿子享用一下自己的肉体?正所谓「肥水不流外人田」嘛!

  第一个问题问完,我拿起话筒,继续提问:「请问五位母亲,为什么会同意与自己亲生儿子发生性关系?这是一道选择题,你们可选择:A被逼迫、B自己愿意、C半推半就。」

  《我家的女人》戴桂琴:「我选……被逼迫吧」

  《豪乳荡妇》黄淑珍:「自己愿意!」

  《可怜的妈妈》冯慧芳:「被逼迫。」

  《美妻淫妓》陈美凤:「这个问题,我只能弃权了。」

  《妈妈的性奴史》王淑芬:「被逼迫。」

  我统计了一下几位母亲的答案,借题发挥,让三位选择「A被逼迫」的母亲继续作答:既然当时是被逼迫,不得不与自己儿子发生性关系,那如今面对依旧常常和自己做爱的亲生儿子,她们究竟如何看待?

  《我家的女人》戴桂琴:「我和孩子他爸离婚后,只有儿子这么一个亲人,既然他喜欢这样,我也只好答应他。」

  《可怜的妈妈》冯慧芳:「我……我只能听儿子的话,不然他会惩罚我……」
  《妈妈的性奴史》王淑芬:「我儿子性格很强势,我们家条件也不错,只要他不学坏,我随便他怎么玩我都行。」

  「嗯,很好。」

  我点点头,开始问第三个问题。

  「请问五位母亲,自己最多一次同时和多少个男人发生性关系?」

  接着,五位母亲有的回答「八、九个」,有的回答「十几个」,有的回答「不记得了」,只有《豪乳荡妇》里的妈妈黄淑珍,她回答说:「100个!」在场的所有观众听完都目瞪口呆,我赶紧让她讲讲细节,跟大伙儿分享一下。
  随后高原抢着代替他妈妈回答:「我来说吧,有一次非洲某个部落的酋长来中国,友好访问期间,我妈妈做了他一个星期的性奴隶。后来回到非洲,酋长发邮件给我,请求我妈妈去他们部落,他精挑细选了100位部落勇士,准备跟其他部落打仗,作为战前动员奖励,这100位部落勇士每人都得到了一次奸污我妈妈的机会,他们可能一辈子都玩不到亚洲女性,更何况我妈妈这样丰乳肥臀的亚洲女神。于是我当下就同意了,买了张机票把妈妈送了过去。后来据酋长邮件里说,我妈妈被那100位部落勇士连续奸淫了一个星期,妈妈每天不穿任何衣服,四仰八叉地被绑在一个茅草屋里,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,妈妈每天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被源源不断地勇士们轮奸。一个星期过去,我妈妈终于让每个勇士都在她身上出了精。最后,我妈妈被他们操的嘴里、阴道里、屁眼里全是白花花的精液,浑身上下布满手印和咬痕,某段时间,我妈妈甚至还昏死了过去。」

  「啧啧,真是太精彩了!谢谢高原的叙述,还有,黄淑珍女士,您的体力可真好啊!」

  我拿着话筒称赞道。

  「谢谢主持人!」

  妈妈黄淑珍朝我鞠了个躬。

  其他四对母子听完,纷纷交头接耳地讨论起来。那四位儿子,有的表情若有所思,有的脸上露出奸笑,但不约而同的,那四位母亲却表情大致相似:她们一个个脸颊上红晕满布,微微皱着眉头,明显有些坐立不安……想必是她们的儿子又想到了什么新法子去折腾她们。

  「好,我们继续问答环节。」

  接下来,我单独提问妈妈戴桂琴:「戴桂琴女士,请您回忆一下,您被人玩弄得最惨的一次是什么时候?」《我家的女人》妈妈戴桂琴怔了怔,半晌才说:「嗯,应该是当年在台球室的时候吧……他们让我脱光衣服,然后把我倒着吊在房梁上,房梁上有一个铁钩,铁钩末端挂着一根尼龙绳,我双手被绑在背后,整个身体悬空挂在尼龙绳上……然后……然后我的子宫里还被塞了几个台球和一个母球,台球分量很沉,但母球被最后塞进,可以挡住其他球出不来……呜呜……」
  说到这,妈妈戴桂琴低声抽泣起来。

  于是我赶紧补充道:「所以……这样一来,您全部的身体重量都通过肚子里的台球加到了您的子宫壁上?」

  妈妈戴桂琴点点头:「嗯……是的……我……当时真得很痛……」

  「那他们为什么要把您吊在房梁上呢?」

  我继续提问。

  「因为……因为他们要挤我的奶……我被倒吊起来时,胸部自然会垂下来,他们放了一个脸盆在我的乳房下面,然后就拼命地用手挤压我的乳房,让我的奶水流到脸盆里面……」

  妈妈戴桂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,语气中充满了痛苦,她说着说着,眼眶就红了。

  可这时候,她儿子小伟忽然把手伸向她的胸部,丝毫不顾自己妈妈正在经历惨痛的过往回忆,在妈妈戴桂琴那两颗巨大豪乳上使劲一捏,然后嬉笑着对台下的观众们说,他妈妈的一对大乳房里奶汁非常充足,有时候用吸奶器吸一夜都吸不完,等下如果有机会,他可以让各位观众朋友们品尝一下他妈妈的人奶……
  台下观众们一听,什么?可以喝到妈妈戴桂琴的人奶?!顿时全场都沸腾了,台下一片掌声雷动。

  妈的,听得我鸡巴也硬了!我暗自想道。但作为主持人,得有职业操守,我故作平静地说:「嗯,好吧,戴桂琴女士,您先休息一会儿,下面我来问问陈美凤女士。」《美妻淫妓》「请问,陈美凤女士,与您发生过性关系的那些男人,您儿子都认识吗?」

  妈妈陈美凤捋了捋头发,说道:「这个……他应该都认识吧,除了一些学生家长。」

  「好,既然您儿子都认识,那这些男人中,有没有你们的亲戚?」

  妈妈陈美凤一听这个问题,小脸「刷」地就红到了脖子根,她支支吾吾地不想回答,明显心里有鬼。场下观众们见状,纷纷吹着口哨,开始起哄。她儿子天夫也趁机出来占便宜,天夫坏笑着问他妈妈:「对啊,妈妈,老实交代,除了我已经过世的爷爷,你还和我们家的什么人上过床?」

  妈妈陈美凤,年近五十岁的半老徐娘,她小脸蛋羞得通红,坐在座位上扭扭捏捏了半天,才开口回答道:「还有……还有他几个叔叔伯伯,都是他父亲的表兄弟之类的。」

  「还有呢?就几个叔叔伯伯吗?」

  天夫不依不饶地追问。

  「额……我想想……应该……应该还有你奶奶家的表兄弟们,你的几位舅公公……」

  「我的天哪!妈妈,你可真行,我那些舅公公都多大岁数啦?各个都要七十多了吧!」

  「哈哈哈哈哈!!」

  观众们发出一阵哄堂大笑。

  妈妈陈美凤羞得无地自容,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她说话声音越来越低,耸搭着脑袋,不敢直视台下的观众们。

  我接着问道:「陈美凤女士,您怎么会和这些亲戚们发生性关系?俗话说,兔子不吃窝边草嘛。」

  妈妈陈美凤:「都是他们强迫我的……我也没办法,大家同住在一个村里,我想跑也跑不掉啊。」

  天夫:「那倒是……这一点上,我相信我妈妈。」

  接着,天夫拿起话筒,跟在场的观众们解释道:「我妈妈以前在村里教书时,几乎天天都要受村民们骚扰。我爸爸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,没法保护她,我妈妈只好委曲求全,对村民们的非礼只能听之任之。而且你们城里人可能不知道,农村里有些村民十分『团结』,他们有时候会三五成群地来我家,要求我妈妈脱裤子和他们上床,我妈妈为了不招人耳目,只能默默地把他们带到后院稻草堆里。因为如果我妈妈反抗不从,那只会引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……这些,其实我都很清楚的。」

  妈妈陈美凤:「唉……小天,谢谢你能理解!妈妈也是有难言之隐的。」
  ……

  待他们母子俩说完,我拿起话筒,说了一些感谢总结的废话后,宣布本环节进入观众提问时间。

  根据交流会的安排,接下来的观众提问,由主持人随机挑选幸运观众,每人每次仅限问一个问题,提问的内容不限,但被选中的观众,提问前得先自报家门,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,然后说出自己最喜欢哪位妈妈女嘉宾,并给出理由,随后才可以提问。

  「好,现在正式开始!」

  第一位观众:「主持人好,我姓赵,是一名快递员,我最喜欢妈妈王淑芬,因为我是一个肛交爱好者,呵呵……」《妈妈的性奴史》我:「你好,赵先生,请提问。」

  第一位观众:「我想问一下妈妈王淑芬,平时你和男人肛交之前,都用什么东西灌肠?」

  妈妈王淑芬:「额……用过挺多东西的,一般都是用牛奶吧……有时候,我儿子也会用泔水给我灌肠,因为……因为他比较好这一口……」

  主持人:「好的,谢谢妈妈王淑芬!赵先生,你请坐!」

  ……

  第二位观众:「俺姓钱,河南人,今年五十八了,俺比较中意那个姓陈的大妹子,希望她能来俺们老家农村,让俺们也弄弄她的小屄!」《美妻淫妓》主持人:「嗯,钱大爷,您好,请问问题吧!」

  第二位观众:「俺就想问一下,大妹子,你说你跟七十多的老头子睡,那老头子咋就能硬起来呢?」

  妈妈陈美凤:「这个……我一般都是先用嘴,慢慢吹吧……」

  主持人:「好的,谢谢妈妈陈美凤!钱大爷,您请坐!」

  ……

  第三位观众:「主持人,您好,我姓孙,是个外企白领,我比较喜欢妈妈冯慧芳,因为我是个熟女丝袜控,妈妈冯慧芳似乎有很多的情趣内衣和丝袜,嘿嘿。」
  《可怜的妈妈》主持人:「你好,孙先生,请提问。」

  第三位观众:「我想请教一下,妈妈冯慧芳,您觉得最难让男人射精的性交方式是哪一种?」

  妈妈冯慧芳:「足交吧……如您所愿。」

  第三位观众:「嘿嘿,谢谢!那请问您能送我一条您的原味丝袜吗?」
  主持人打断:「对不起,孙先生,每人每次仅限提一个问题,请坐吧!」
  ……

  第四位观众:「主持人,你好啊,免贵姓李,在饭店里做厨子,我很中意那个叫戴桂琴的娘们儿!哈哈,因为她奶子大,还能挤奶!」

  主持人:「你好,李先生,提问吧。」

  第四位观众:「那什么……姓戴的,过来让我揉揉你的大馒头,哈哈哈哈哈哈!」

  妈妈戴桂琴:「……」

  主持人:「请各位遵守交流会秩序,我靠!」

             (第六幕)才艺表演

  从一开始的「嘉宾出场」,到刚刚结束的「问答环节」,几对嘉宾母子已经进入状态,熟悉了舞台上的感觉。而观众们的热情也早早被我煽动,现在我准备再添一把火,带领全场进入下一环节——「才艺表演」。

  我清了清嗓子,拿着话筒说道:「各位观众朋友们,台上坐着的这五位美丽性感的嘉宾母亲,都是你们在小说中百看不厌的人物、在生活中常常意淫的对象。
  今天,她们应邀而来,为了答谢你们这些忠实粉丝,这五位嘉宾母亲特地为大家准备了才艺表演,请朋友们掌声热烈欢迎!!「

  现场顿时一片掌声雷动,口哨声、叫好声不绝于耳……

  「那么……谁先来呢?有没有自愿先来的?」

  我转过身,问五对嘉宾母子。

  几秒钟后,阿豪站了出来,他一手拿着话筒,一手将他妈妈从座位上拉起:「让我妈妈先来吧,之前我就已经让她准备好了。」《可怜的妈妈》主持人:「好,有请冯慧芳女士!」

  妈妈冯慧芳先是一愣,然后尴尬地点了点头,脸上写满了不情愿。

  随后,妈妈冯慧芳耸搭着脑袋,走到舞台中央,半蹲下来,她尽量向两边打开双腿,穿着丝袜的脚尖,几乎成直角般的踮起着。妈妈冯慧芳把长裙撩到腰际,被黑色连裤袜包裹着的丰满阴阜,鼓胀胀的正对着台下的观众们。此时大家才发现,妈妈冯慧芳没有穿内裤,只穿了一条开档的黑色连裤袜!

  台下的观众们鸦雀无声,全部静静地等着看好戏。

  妈妈冯慧芳面红耳赤着,将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胯间,她用手指拨开肉穴上的两瓣阴唇,暗红色的肉屄口在黑丝连裤袜的下面,一张一缩地抽动着。接着,妈妈冯慧芳伸出两根兰花指,从指间触碰到阴蒂开始,一个指节一个指节地往自己的肉屄里塞去。妈妈冯慧芳修长的、涂着指甲油的手指,轻轻刮擦着阴道壁上的褶皱,直到两根手指全部插入阴道深处……妈妈冯慧芳逐渐进入状态,她一边有节奏地用手指进进出出、抽插阴道自慰,一边从V字领口里掏出一颗白嫩嫩的硕乳,她一只手揪住自己的大奶头,好像平日里男人揪她奶头玩弄时的模样,将自己娇嫩的奶头狠命地向外扯长……渐渐的,一股淫水从妈妈冯慧芳的肉洞与连裤丝袜之间的缝隙溢了出来,顺着丰满的会阴,流至她光溜溜的屁眼。

  看着妈妈冯慧芳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淫,台下观众们纷纷举起手机,有的拍照,有的摄像;台上的五位嘉宾儿子,也都伸长了脖子兴奋观看;而另外四位嘉宾母亲,则一个个面面相觑,眼神不敢直视舞台中央。

  ……

  半个钟头后,妈妈冯慧芳终于手淫到了高潮,她一边高声尖叫着、一边潮吹,淫水喷得舞台地板上到处都是。

  等工作人员上台用拖把清理完后,接下来该第二位嘉宾出场了——高原、黄淑珍母子俩。《豪乳荡妇》高原一手提着几瓶装了透明液体的玻璃瓶,一手用狗绳牵着他妈妈黄淑珍走到舞台中央。

  「现在把衣服脱了!只留下高跟鞋和丝袜,就像路边那些婊子那样,快点,骚货!」

  高原拍了拍他妈妈的屁股说。

  「是,主人。」

  妈妈黄淑珍一边说一边开始脱衣服,她今天只穿了一件低胸连衣短裙,一条丁字内裤,黑色网状丝袜和红色高跟鞋。很快,妈妈黄淑珍就脱得只剩丝袜和高跟鞋了。

  观众们的目光在妈妈黄淑珍身上肆意游移,使她不禁微微有些脸红,可暴露身体的快感更使她的淫穴开始分泌淫汁。

  观众们肆意地用下流的语言谈论着妈妈黄淑珍淫靡的身体:「身材真好啊~ 」
  「屁股真他妈翘,嘿嘿~ 」

  「好大的奶子~ 」

  高原让他妈妈双腿向两侧呈「一」字型分开,然后将话筒放到他妈妈嘴边。
  妈妈黄淑珍还有些害羞,断断续续地说:「请……请欣赏……母狗……排尿……」

  「嘿嘿!」

  高原淫笑一声,将手中装着透明液体的玻璃瓶拧开,然后捏开他妈妈的嘴巴,让他妈妈喝下去,并说道:「这是加了利尿剂的水,嘿嘿,一分钟就见效!」
 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妈妈黄淑珍转眼就被灌下三瓶利尿剂,膀胱备受折磨。她苦苦挣扎了一会,尿道已经严重紧张收缩,再加上高原还不断地用手掌按着她的小腹处,刺激他妈妈的尿意。

  三分钟后,终于,全场所有观众期盼已久的时刻来临:妈妈黄淑珍忍不住了,她羞耻地想转过头去,却随即被她儿子高原扭回来!

  「啊……」随着妈妈黄淑珍的一声尖叫,一刹那间,金黄的尿液从她尿道口喷涌而出,不断射向台下的观众群中!有几位观众十分变态,他们兴奋地跑到舞台边,张嘴去接妈妈黄淑珍温热的尿液。

  「好喝,哈哈,真好喝!」

  那几位变态观众一边品尝妈妈黄淑珍的尿液,一边手舞足蹈地怪叫着。妈妈黄淑珍排完膀胱内的尿液,气喘吁吁地躺倒在舞台上,她两条美腿依旧保持一字型分开,但大腿上白嫩的肉却一下一下抽搐着。

  ……

  接下来,第三对嘉宾母子出场了,他们是王先生、王淑芬母子俩。他们为大家带来的才艺表演,是「吹蜡烛」。《妈妈的性奴史》王先生走到舞台中央,他不急不慢的在地上摆了几根蜡烛,然后用打火机点燃。

  随后他妈妈也来到舞台中央,妈妈王淑芬掀起裙子,将内裤和黑色连裤袜脱掉一半,褪至膝盖处。妈妈王淑芬白花花的大屁股展示在众人眼前,引来台下一片「啧啧」称赞声。与此同时,她下体处还引着两根电线,只见她儿子王先生抓住一根电线轻轻一拽,两个金属跳蛋便从她的屁眼里跳了出来。

  这时候,王先生又拿出一个大号注射器,注射器上的水位刻度显示300cc。他拿着这个注射器,绕着舞台走了一圈,向台下的观众们展示一番。

  随后,母子俩没有多话,王先生使了一个眼色,他妈妈王淑芬便转过身去,主动撅起雪白的屁股对着他。王先生拿着注射器,将针头对准他妈妈的屁眼……
  也许是在舞台上的缘故,妈妈王淑芬有点紧张,她屁股绷得很僵硬,菊门更是收得紧紧的,一点都不松弛。但妈妈王淑芬的肛门毕竟长久被塞着金属跳蛋,因此注射器的头子很容易就被推进了她的肥臀……很快,大约300cc的液体就被注进了那只肥熟的大屁股。

  由于经常被自己儿子灌肠,妈妈王淑芬的屁眼已经相当松弛,300cc的液体灌进去没多久,就有少量的水从她的屁眼里渗出,沿着她肉滚滚的大腿流到舞台上……妈妈王淑芬强忍着肛门处的折磨,吃力地移到最近的一根蜡烛前,观众们都提起了心,看着她缓缓蹲下身子。妈妈王淑芬尽力用屁股对着蜡烛,接着只听「扑哧」一声,一股白色带黄的浊流从妈妈王淑芬的屁眼里喷泻而出……随着一缕青烟的冒出,那根蜡烛的火焰被妈妈王淑芬成功扑灭了。

  台下观众一齐响起了掌声。

  妈妈王淑芬的脸颊闪过一丝绯红,接下来她如法炮制,撅着肥白的大屁股,艰难地在舞台中央用四肢爬行。蜡烛一根接一根地在妈妈王淑芬的屁股下灰飞烟灭……经过几次往返,妈妈王淑芬的大屁股上挂满了汗珠,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尤为诱人。

  ……

  妈妈王淑芬表演完「吹蜡烛」后,工作人员照例清理一下舞台。接着,该第四位嘉宾出场了——天夫、陈美凤母子俩。《美妻淫妓》天夫从座位上起身,他拿着话筒,不好意思地咳了咳:「哎呀,对不起,虽说我们事先已收到组办方通知,作为嘉宾,我们应该准备一个才艺表演。但我母亲快五十岁的人了,她又一直在乡下教书,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才艺可表演的……呵呵,刚刚我们看了其他几位女嘉宾的表演,各个精彩纷呈,我母亲实在自愧不如。」

  我笑了笑,说:「天夫兄,你别让我们难做嘛,根据交流会流程,每一个嘉宾母亲都要表演才艺的。」

  天夫摆摆手,面带微笑地说:「明白、明白,肯定不让你们难做。」

  这时候,妈妈陈美凤也从座位上起身,她语气娇滴滴地说:「人家只是说不才艺表演,也没说不配合你们工作嘛!主持人先生,您看呢?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做。」

  「哦?是吗?」

  这母子俩不按我们交流会流程来,让我有一丝丝恼火,作为主持人,我必须掌握绝对权威,不允许有嘉宾不服从安排的行为。

  我当机立断,大手一挥:「好!既然这样,那作为小小的惩罚,请陈美凤女士移步观众区吧……各位观众朋友们,在下一位嘉宾才艺表演结束前,陈美凤女士是属于你们的,请尽情享用吧!」

  我话音刚落,天夫就慌慌张张地走上前来,想和我理论一番,但没想到妈妈陈美凤面不改色,她丝毫不拒绝,晃荡着丰硕的双乳朝台下观众们走去。

  到场观众清一色的都是男人,他们一阵欢呼雀跃。当妈妈陈美凤走近时,四、五个男人迅速簇拥在她身边,前拥后挤地围住她。一时间,起码有六只大手在妈妈陈美凤肥硕的屁股上乱摸,还有一个男人堵在她前面,嘴里喊着:「不要挤!
  不要挤!「双手却返身推着妈妈陈美凤的乳房,将她丰盈的豪乳压得扁扁的……

  很快,妈妈陈美凤的身子就被挤得腾空了,她两脚乱蹬,高跟鞋掉在了地上,肉色连裤袜上被人用指尖划出几个小洞。

  妈妈陈美凤身边的那些男人们,各自占据有利位置后,得意洋洋地看着台上的天夫,当着儿子的面淫猥他的亲生母亲,带给这些男人们强烈的刺激感,大大满足了他们爱好绿母的变态心理。

  「唉,这么多男人,祝我妈妈好运吧。」天夫苦笑着摇了摇头,转身回到座位上。

  ……

  才艺表演环节即将进入尾声,最后一位出场的是妈妈戴桂琴,不出我意料,她果然选择了小说中她曾表演过的「才艺」:裸体广播体操。《我家的女人》(以下大部分引用原文,致敬作者前辈)

  熟悉的广播操音乐响起,台下的观众开始有点骚动。

  第一节伸展运动,妈妈戴桂琴随着音乐,一边机械地做动作,一边慢慢把手伸到胸前,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衫的钮扣。到伸展运动结束,妈妈戴桂琴衬衫前面的钮扣已经全解开了。

  做第二节扩胸运动时,妈妈戴桂琴的衬衫前襟敞开,里面只戴着乳罩,随着她的动作,妈妈戴桂琴雪白肚子上的肉在颤动,她那一对至少有D尺寸的大乳房上半截都露在外面,乳沟明显,尽管下半部分被乳罩围着看不到乳头和乳晕,依然诱人的左右晃荡。扩胸运动结束,妈妈戴桂琴把衬衫脱下扔在舞台上,裸露的肩臂和胸腹在明亮的灯光下白得耀眼。

  接着,第三节踢腿运动开始,舞台中央的地上亮起了明晃晃的灯,台下观众们群情激动,都盯着妈妈戴桂琴的下身,等着她把腿踢起暴露裙下春光。

  妈妈戴桂琴在第一个8拍过去后腰带一松,白色的过膝长裙滑到地上,露出里面薄纱做的衬裙。半透明的衬裙只盖住妈妈戴桂琴的一半大腿,透过衬裙可以看到粉红色的内裤。妈妈戴桂琴再次做踢腿动作的时候,短短的衬裙完全掀开,她的阴部只隔着窄窄的一条布料,在灯光直射下几乎就完全暴露给了坐在前排的人。

  妈妈戴桂琴每踢腿一次,前排的人就大声叫好。踢腿运动后面紧跟的是体侧运动和体转运动,妈妈戴桂琴虽然没有继续脱衣,但是她的身体除了几处关键部位以外已经全部裸露,观众倒也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终于,到了第六节全身运动。

  全身运动一开始,我就感觉会有好看的。果然妈妈戴桂琴在第二拍一俯身,她的乳罩随之松松垮垮的垂下,从正面看去,妈妈戴桂琴的两个乳峰暴露无遗,由于她俯身动作的惯性而前后晃动。

  我看得出妈妈戴桂琴大半天没挤奶了,那对乳房里充盈着汁液,连晃动的样子都与吸干了的乳房大不相同,幅度大而且慢,奶头附近胀得圆圆的凸起一圈,拇指粗的深色奶头巍巍的随着乳房的晃动微颤,乳晕的颜色也是诱人的绛红色,不知是因为灯光还是什么别的缘故。前排的人几乎要疯狂了,有几个人为了看得清楚,不由得站起身来,伸长脖子。

  更让人疯狂的在两个8拍过去后,妈妈戴桂琴转过身来,背对着观众,当她做俯身动作时,撅着臀部对着大家,我惊奇地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(也许是大家关注她暴露的乳房时)已经脱掉内裤,短短的纱质衬裙盖不住她肉嘟嘟的两瓣白屁股,深色的菊花蕾和肿胀的阴部。

  观众几乎全体起立。

  接下来,跳跃运动开始,妈妈戴桂琴重新转过身来,面对着观众,虽然她的眼睛始终不敢看台下,但在开始跳跃前,她伸手到背后解开了乳罩的扣子,然后随着她上下跳动挥动双臂,乳罩的肩带从她赤裸的双肩滑下,乳房因为她的跳跃而上下猛烈跳动,完全暴露在灯光下,接着整条白色的棉质乳罩在她双手并拢在身前时顺着手臂滑到地上。

  妈妈戴桂琴继续随着背景音乐跳着,白色的衬裙在跳动中被掀开,露出她赤裸的下身,圆滚滚的小腹下面一小从稀疏的黑毛,她的阴部在第3拍分开双腿下落时看得尤其清楚。我不用猜也想的出来,观众们的口水流了一地。

  第八节是整理运动,第一个8拍里,妈妈戴桂琴就一边踏步,一边解开她身上仅剩的衬裙的腰带,衬裙随着她的原地踏步也滑到舞台上,妈妈戴桂琴继续踏着步,直到结束。这时她已经全身赤裸了。

  ……

             (第七幕)互动环节

  「感谢各位嘉宾妈妈的精彩表演,也感谢各位嘉宾儿子的倾情配合!观众们,马上就要进入本次交流会最精彩的环节了,不过在此之前,让我们先休息一会儿,观众朋友们可以抓紧时间去上厕所,也让各位嘉宾妈妈们作好准备。」

  我拿着话筒,站在舞台中央,宣布交流会暂停,进入广告时间。

  刚刚「才艺表演」结束后,五位嘉宾妈妈,除了妈妈陈美凤,均已前后回到了自己座位上。很快,妈妈陈美凤也回到台上,她衣衫褴褛,头发凌乱,看来被那帮男人玩弄得不轻。

  待十位嘉宾母子都坐定,我问五位嘉宾儿子:「各位先生,下面我们要进入『互动环节』了,你们应该都提前看过交流会剧本吧?」

  五位嘉宾儿子点点头。

  「很好,那从现在开始,你们只需要坐在各自的座位上,其他一切听我安排。
  听明白了吗?「

  我接着说道。

  五位嘉宾儿子再次点点头。

  我非常满意,但刻意收住微笑,随后,我让五位嘉宾妈妈全部起立,上前走两步,站成一排。五位嘉宾妈妈也很听话,一一照做,她们挺着高耸的胸脯站在舞台中央,整齐而划一。

  我保持严肃的表情,面朝她们五个女人,以命令的口吻说:「从左至右,全体报数!」

  妈妈戴桂琴:「1」

  妈妈冯慧芳:「2」

  妈妈黄淑珍:「3」

  妈妈陈美凤:「4」

  妈妈王淑芬:「5」

  主持人:「很好,现在全部脱光衣服!」

  几位嘉宾妈妈一听,一个个面面相觑,有的还回头望向自己的儿子,眼神中充满了哀怨。这时候大多数观众也已经回来了,各就各位,准备看好戏。

  这几位嘉宾妈妈虽然很不情愿,但她们没有反抗,更没人敢说一个「不」字。
  她们稍作迟疑了一下,没一会儿,她们便乖乖地在舞台上轻解罗裳,各自脱起了衣服……呵呵,看来这五个女人平日里都被男人们玩怂了,果然十分听话。我站一旁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一件件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、裙子、丝袜全部脱光。

  当五位嘉宾妈妈脱衣服时,后台的工作人员搬过来一个大箱子,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道具。我打开箱子盖,从里面拿出一根黑色的皮鞭,接着我走到妈妈戴桂琴的身后,此时她已经脱得浑身精光光……

  「啪、啪」

  我扬起鞭子在妈妈戴桂琴的大屁股上狠狠抽了两鞭。妈妈戴桂琴忍住疼痛不敢出声,只是眉头紧皱着闪躲了一下。

  随后我拿起话筒,声音嘹亮地向台下的观众们宣布:「互动环节,正式开始!请大家各就各位!」

  话音刚落,观众们纷纷热烈鼓掌欢迎,他们看着台上脱得精光光的五位丰乳肥臀的熟女妈妈,一个劲儿地吹口哨、叫好……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附件
, 下载次数: 9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16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